「大家都说一般外科的患者都有旺盛的精神,尤其像我们这种地方」年纪最大的武田杏子笑着说。「没有错,说这裡是医院不如说是宿舍还有实在感。」年纪第二大的川野柰美放下手裡的杂志说。「而且又开朗,精神也很好。」杏子露出含有意思的笑容。「你一直说有精神,有精神,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喝可乐的山本由美子用俏皮的眼神看着她。「妳能看得出来吗? 其实,什么也没有。」「不,绝不会什么都没有。妳快坦白出来吧。」奈美把杂志捲起来举在头上。「没有什么,是我们大人的事。」「这句话的问题可大了,妳是大人我就不是了吗? 我们可都是结婚十年有孩子的人。」「对极了,要看什么情形,我虽然未婚也是标准的大人了。」由美子翘起嘴巴表示不满,奈美突然说。「我知道了,妳大概是指307 号房的病人吧!」「妳认为那样吗? 究竟是什么样呢?」杏子故意装迷煳,可是她的眼神掩不住笑意。「307 号房的病人,一定是那个章二先生了。」由美子一面点头一面说,同时也好像想到什么事情,露出微笑。「对,那个人讨厌极了。」「不错,好像他的好色是与生俱来的。当伤口好一点身体能动时,就只知道做一些色迷迷的事。」「不对,身体还不能动时就那样了。」说话时杏子一本正经的样子,大家都捧腹大笑。那是在下午二时的休息时间,护理站除了大夜班的护理长元田真理子和还没有来的小夜班浅野良子外,护理站有四名护士。护理站的前面是三坪大的磁砖地房间,裡面是六大褟褟米的日式房间。
  武田杏子等人是在日式房间裡,千秋是在外面的房间看女性週刊杂志,似忍不住听的听着裡面房间的谈话。「307 号房的章二先生是....」千秋想起她们谈到的男人。大概是十天前来住院,
  年龄是二十八岁皮肤黝黑,撞到计程车伤到腰,左脚裡有裂痕,右手也受伤,但正如杏子她们所说伤势已经好多了。听说是因为车祸赔偿的问题,才迟迟没有出院。「夏目小姐,妳也到这边来吧。」千秋在想那个章二的事情时,杏子带着笑容向她打招呼。「不要一个人想心事,来聊天吧,妳虽然是未成年,但来到社会上就是社会人了。」「我没有想心事....」千秋走到日式房间。「已经习惯这裡了吧? 该是习惯的时候了,对这裡有什么感想? 」「我很喜欢这裡,整个医院都有开朗的感觉。」千秋这样回答,但内心想着其他的事情。开朗确实是开朗,可是任何事都有表裡两面的。」川野奈美把杂志靠在脸上对千秋说。「妳又在装傻了。」杏子打她一下,奈美发出尖叫声。「夏目小姐,明白了吗? 患者开朗的话,我们也会变成这样,开始时也许会不习惯,但很快就会习惯了,这一点妳放心吧。」奈美接下去说:「大概已经习惯了吧? 妳不是已经十九岁了吗? 」「生日还没到呢!」千秋低下头,连自己也感觉出脸红了。「夏目小姐,我可以过来吗?」武田杏子带着笑容靠近千秋。「究竟是什么事呢?」千秋感到气氛有点异常。「让我摸还不到二十岁的乳房吧!」杏子说着。「这....请不要开玩笑了,是不是?」千秋向其他的人徵求同意,但很遗憾的,没有一个人站在千秋这一边,而且露出好奇的眼光,准备看事情的发展。「可以吧? 我想回忆一下那种很久以前的感觉。」「我不要,真的我不要。」千秋用双手保护自己的胸部。现在如果是夜晚,而且和杏子单独二人的话,心情也许会不一样,况且已经经验过同性恋,也听过院长说的话,自以为了解这个医院的独特气氛。可是眼前有二个资深的护士,更重要的,现在是大白天,前几天和院长的那件事至少是在不用担心有人来的第三手术室裡面的小房间,在护理站,是随时可能有人进来。
  「有什么关係? 夏目小姐,让她摸一摸吧,又不会少一块肉。」川野奈美一面说一面过来抓住千秋的双手。「啊,真的不要这样。」就在千秋转头看奈美时,杏子的手摸到乳房。「啊..不要。」千秋为逃避那隻手扭动身体,但手被奈美抓住,一点办法也没有,杏子的手从衣服上摸到千秋的右乳房。「哇! 好大啊! 」杏子发出很大的声音。「又大又丰满,而且还有弹性。」「啊....求求妳不要这样啦。」千秋一面哀求一面挣扎,可是杏子不理会千秋的话。「这样的年轻真叫人羡慕,能分给我三分之一就好了。」「真的吗? 也让我摸摸看。」山本由美子来到千秋的面前,伸手握左边的乳房,然后像检查似的轻轻揉。「不错,好像乳房的肉还有节奏感。」「不要这样啦,会有人来的。」遭到两个女人抚摸乳房,千秋忍不住发出娇柔的声音。不愧是同性,知道女人的敏感部分。「不能这样,我....」可是那两个女人完全不理会千秋的哀求,从衣服上握紧乳房,向左右摇动,上下捏弄,任意的用手掌玩弄。「喂,既然这样还不如直接的好。」抓住千秋双手的杏子,带着兴奋的口吻说。「啊....求求妳们不要这样了。」这样的哀求当然没用,杏子把千秋的白衣拉鍊拉开。「哇! 肉是隆起的,有年轻的味道。」杏子高兴的大叫,然后伸手到乳罩上。「武田小姐,不要把乳罩....」「有什么关係,我们都是护士。」乳罩被拉下去,千秋的胸部感到解放感。